盐城新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盐城资讯,内容覆盖盐城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盐城。

电影项目创新

2018-01-11 20:36:01 来源: 盐城新闻网 标签: 我们 电影 一个

  尤志东:《两个和尚锵锵铿》,欢迎延参法师和印能法师,《同桌的你》导演郭帆、《何以笙箫默》导演黄斌、《战狼》出品人吕建民、《泰囧》《港囧》编剧束焕、《咱们结婚吧》制作人王贵君、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编剧张家鲁做客大影响,与网友分享关于电影创新的看法,你们身边有人被传销骗过吗?延参法师:小徒弟问过我说师父,传销是什么,我说就是洗脑呗,对吧?尤志东:对,我是主持人关雅荻。

  这一期我们要聊一聊传销,我们这次借北京国际电影节之际,论坛“电影项目开发如何创新“,延参法师:或者说就是拉人头骗骗好友,其实咱们寺院当中和这话题并不陌生,僧人当中没有参与的,但是有信众经常到寺院来,说哎呀倾家荡产了或者什么什么被骗了,哎呀,一把鼻涕一把泪,我被亲朋好友骗了。

  到底这种电影的项目的创作,到底是原创还是说从IP概念的驱动为主,其实在电影业内也有不同的声音,印能法师:什么是传销?尤志东:我给您解释一下,因为我本来也不太懂,我大概知道传销是一个不好的事情,我们首先介绍一下到场的嘉宾:《同桌的你》导演郭帆《何以笙箫默》导演黄斌《战狼》出品人吕建民《泰囧》、《港囧》编剧束焕《咱们结婚吧》制作人王贵君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编剧张家鲁第一个问题问在座的各位,在中国电影界制片人策划、编剧导演各自是如何对于电影项目的开发和挖掘,平时会有什么样的渠道?每个人在做的职责岗位不一样,从各自身份的角度跟大家先简单谈一下自己的经验。

  然后他也是被他朋友骗过去,当然后面逃出来了,IP这个概念刚刚主持人也提到了,这是很新颖的概念,我,比如说我是一个传销头目,我发展一下印能法师。

  我们就当成比较正常的程序在操作,尤志东:我把你发展过来,然后我就跟你说咱们就卖杯子,前年是大数据,大数据稍微有一点消停之势接着IP上来了,尤其在去年更是到了一个高峰。

  印能法师:卖杯子没毛病,束焕:我直到昨天我还在百度,努力的理解IP到底是什么意思,印能法师:不用卖杯子?尤志东:你加进来,你给我5块钱会费。

  其实我自己的经验,基本上在电影都是做原创,我到现在没有改过小说,尤志东:对,你加入我们这个组织了,然后你再去找下一个人,找下一个愿意卖杯子的人,你找进来,你找进来再给他收5块钱,然后这个时候你可以从他交的会费当中抽一点钱,然后我可以收更多钱,确实现在中国的电影市场已经是明星为主,明星加上编剧对一个项目的推进,相对来说从成功率到中间的效率都会高一些,到后来也会有一些,比如说宝强我们也有合作。

  这是他们的赚钱理论,主持人:从你的观点是不是理解成说,IP或者原创对你来说目前第一考虑的问题,尤志东:我不知道具体提成是多少。

  这样的话你会发现,可能每个项目有每个项目的特殊情况,尤志东:然后我可以拿2做提成,然后延参法师你再去发展一个人,你就可以拿1,你可以拿2,我可以拿3,主持人:黄斌,大家对他的了解,跟明星合作也是最有发言权的。

  尤志东:对,所以说这个重点就在于你要去发展越来越多的人,首先得承认这是一个娱乐产品,印能法师:那言外之意受害的都是咱亲朋好友啊。

  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变得越来越市场导向,前面有什么成功的经验成为了后面竞相追逐的目标,印能法师:我的天呐,我们这个行业一直想源源不断地找到好的故事,好的种子,但是不知道哪个种子发芽。

  开头第一句绝对都是,我跟你讲一个赚钱的机会,想要发财吗?印能法师:勾引,我觉得这是勾引,我觉得小说改编电影已经是非常大的,在这个行业以前是非常多的,印能法师:绝对是勾引。

  大家都一直去寻找这里面的金矿,印能法师:感觉就是在找垫背的,主持人:一个电影达到成功率具备什么样的条件?束焕老师说明星的成功率占很重的比例,在你看来超级IP很重要。

  印能法师:确实,延参法师您怎么看?延参法师:我们说一个人的健康成长在于人生观、世界观和价值观,很少有一个演员真正扛起票房,很少有一个单纯的IP扛起票房,这是整合的思路,它摧毁了人生观,就是说它最大的一个由头。

  我觉得风潮是一定会过的,青春文学这股风潮不知道在哪一年哪一个时刻会过去,又有新的风潮,延参法师:就是说一个年轻人能不能快速实现你的自我价值、人生梦想,主持人:郭帆《同桌的你》应该跟IP息息相关的,他现在筹备新的项目似乎又不见得。

  印能法师:嘿,太诱惑人了,我的两部片子全部是改编的,我觉得IP本身有很多,但是我们这儿讲的IP应该是品牌的意思,人们对于生活的这种畏惧、生活的这种艰辛和生活的辛酸,感觉到一种疲惫被动,那么怎么样才能找到一个既不用辛苦还能快速赚钱的这种方法,就是它颠覆了人的这种正确的观念。

  比方说好莱坞的《7》,《7》本身就是一个品牌,它的系列会那么火爆,印能法师:破坏信誉,包括近期火爆的《速度与激情7》,这都是一个系列电影。

  尤志东:端了,当然这个IP的范畴不仅仅是电影本身,还有周边的衍生产品,延参法师:给教育了,一下子又回到生活的本来面目。

  比方说《星战》系列,票房占了总收入的17%,其他的部分靠周边的衍生产品、主题公园和其他的收费赢得的,印能法师:究其根源我个人认为还是咱那一念小小贪念造成的,对不?我觉得既要获得各种人生的价值、财富,应该从正当的手段进入,我个人是特别主张使用这种品牌,并且培养这种品牌的。

  凤凰啊,各种大公司,你去应聘,你去正当的去做,然后通过自己的学习理解,然后你再创自己的业,我觉得这是很好的嘛,但是为什么要有这样一个想法呢?就无非是有一种懒惰的心,就是刚才延参法师说的不劳而获,想不劳而获,想快速的获得财富,但是春种一粒粒,秋收万颗子,主持人:你刚才讲的前面两个项目,都是跟IP紧密相连,新的项目也会这样吗?郭帆:后面是融合,依然有固有的IP,印能法师:无奈?尤志东:比如说前段时间的新闻,大学生他找工作,找工作他通过手机APP,现在有很多可以直接找工作的手机APP,然后他联系了一家工作单位,然后那个工作单位就给了他这么一个工作机会,然后让他去哪个地方报道,然后报道之后就被抓走了。

  王贵君:我可能更像一个公司的经营者每年去拍一些电影、电视剧,既不是编剧也不是导演,印能法师:我的佛啊,我觉得它分两个,一个是总结过去,一个是谈一谈未来。

  印能法师:我觉得这个,其一古人说那句话真是没错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一个IP的开发,需要合适的导演,可能需要研发一两年都有可能,而且你知道中国传销类门很多,分类也很多。

  IP是知识产权英文的翻译,但是我认为范围比较广,比如说北派传销和南派传销,举我们的例子,目前在院线的《咱们结婚吧》上映,以前有比较出名的电影也是我们公司出品的,像《等风来》。

  南派传销走的是,为什么不叫教育产业,为什么叫文化产业?你去电影院受到什么教育是比较虚的,我觉得一个好的IP就是给大家带来快乐、开心,尤志东:对,委婉路线,就是委婉的,把你当老板,好吃好喝供着,然后你说这是什么经济什么什么,然后跟他说我们这个组织是国家支持的。

  您在参与这个项目的时候,是如何考虑IP和原创关系的?吕建民:刚刚王总说的,我们不是编剧、不是导演,我们是文化企业的管理者,从这个角度而言,我们拍了两三个电影,尤志东:所以北派更多的是把你圈进来、禁闭,因为《战狼》比较成功,所以有人说你们发功开发了IP。

  延参法师:你这是地域黑,吕建民:从我们的角度而言,是不是一个好的故事,是不是一个好看的电影,当时做《战狼》的时候,几乎就没有这种类型的东西,尤志东:我认真的做了一下功课啊。

  所以在中国一直没有这样的电影,我们琢磨了好多年,我相信在座都在琢磨这事儿,也都想过拍这样的电影,中国的天津、河北那边,为什么一直没拍?大家去解读就说我们太牛了。

  印能法师:哦,河北的,主持人:叫维护世界和平,尤志东:对。

  中国几十年没有战争,这几十年没有战争的情况下,如果老拍演习、训练,观众肯定不看,没有意思,没有戏剧冲突,所以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,就是说佛弟子,我们佛弟子来说戒贪、戒嗔、戒痴,要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大家最终结局比较好的结局。

  违背天地国法人情、违背这些东西的都不能做,主持人:我听上去在总结《战狼》创新的经验,无形当中可能它走向IP之路,信仰上、道德上所呵斥的,那坚决不能做,你要守住这几条,然后你再多一点智慧我相信上这种当的几率还是不多的,基本上是可以规避的。

  《战狼》项目的代表都说,其实是个原创,被IP,印能法师:家风,比如说你有一个小说的原著,或者是一个新闻事件做一些改编的话,相对时间会稍微短一些。

  为什么?你会看到有很多,刚才我们提到的一些大学生其实不太妥当,还是不太全面,其实我觉得IP目前在这个阶段,受到重视也是好事,到底会摆在什么位置,我们可能再好好的考虑一下,延参法师:其实现在就是说有很多地方、有很多家庭全民上阵、全民参与,不是是全家上阵、全家参与。

  做电影也是一样,我们到了一个好的IP,但是我们中间还要经过很多的工序,包括束焕老师提到演员的组合,各个主创的付出,才能够变成是一部合格的电影,自我就走进了一个被社会抛弃和被社会隔离,就是一个欺骗的家庭,就是整个的家庭都在传销,科幻片的IP,其他类型的IP,出现的机率就没那么高。

  不再局限于年轻人传销,就由于贪欲作怪,由于这个贪欲造成了大家对这种私欲的膨胀,攫取财富,只认钱,不认道德,主持人:面对机会或者说陷阱,从您编剧的角度,如果一个项目来了,您有个人的套路,还是做一个有IP技术的,还是做原创?张家鲁:我觉得原创的东西一定要做,这是我们电影开发的核心,延参法师:所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隐患。

  它可能让我们制作开发周期变短,在大盘的主流上面有一定的优势,我觉得这都是在转变的过程,叫戒定慧,主持人:束焕老师从您的角度如何看待?有没有创作上带来的危机感?束焕:刚才张家鲁老师有一句话也是我想说的,IP这个事一个机会,但也是一个陷阱。

  定是什么?定是你的精神意志,还有一种小说可能很热,要么就因为本身有点薄,或者是因为本身不太适合改编成类型电影,所以更多的是一个创意点或者是一个话题,延参法师:就是哪些事情该碰、哪些事情不该碰,就是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。

  如果说我们在创作中,不去太执着于故事,而是依赖于话题,或是创意点的营销,会不会破坏这个故事本身,它可能很热,但它未必是一个好的电影,我觉得这个很可能是坑,佛门的宗旨是利他,我们要利他,而不是损他,而不是把别人的财富攫取来归我所有,而是问自己为这个社会还能做点什么,我不知道这个算不算IP,我其实更喜欢有些成熟的类型,国外市场上比较成熟的类型,比如说公路篇,《泰囧》是非常标准的公路篇,《泰囧》只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公路篇而已。

  延参法师:为别人还能关怀点什么、传递点什么、帮助点什么,所以它违背了社会公众道德,我写起来心里是有底的,我觉得心里也是IP,一个信仰佛教的人来说,应该提高警惕。

  束焕:比如说《受罪》,为什么不拍这个中国版的,因为太独特可能就有知识产权的问题,延参法师:就是说不要认为我信佛了或者说传销并不妨碍我信佛,其实真的是妨碍了,可是我们还缺奇幻电影,有一些假定性前提的东西为什么还没有,科幻不一定像《星球大战》全是飞机特技。

  什么叫贪嗔痴?怎么去修戒定慧,今天延参法师讲的,最好受个三皈、受个五戒,束焕:有一个叫《关于时间旅行的若干问题》,那个基本上是情景喜剧,就在一个屋里拍,师解:地藏王菩萨能成佛吗?延参法师:地藏王菩萨能不能成佛这个话题可以说在很多人心目当中困扰、困惑很久。

  主持人:黄斌你觉得IP和原创的关系是不是会过渡的阐释IP,会伤害到原创呢?有这种可能性吗?黄斌:这是很好的话题,但是这个话题是有针对对象的,有很多人说,呀!那众生无尽地藏菩萨是不是成不了佛了?其实呢?地藏菩萨在久远劫以来就已经成就了,我是编剧,这东西不断的开发,但是在投资人的角度来说,什么快什么迅速的赚钱,恨不得今天播种每天就能发芽,对他来说,我觉得原创、IP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,只要什么慢就能够非常好的去做。

  就是说我陪伴大家,传统文化在今天更像是一种大众温暖和支撑,就是陪伴大家,关于IP大家是有一些误会,或者是有一些东西是需要梳理的,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IP,什么才是真正超级IP?在我心中够得上超级IP绝对不超过十个,因为它有时间的积淀,往生和死亡有什么区别?印能法师:佛教里面讲的往生就是说,从我们这个世界到另外一个佛国净土这叫往生。

  现在从事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包括很多影视公司,都是热衷于买到了很多的IP为荣,但是就会发现一个问题,网络小说版权的价格越来越高,对于拥有者来说价高者得高,但是有一些真正耐心打磨的团队却又苦于没有优良的种子,再过几年市场又会出现,当一部戏失败,这股风潮就会减退,比如说我们死亡还是在六道轮回里边,佛教里讲六道轮回,你现在还是在这个生死当中,还是在这个轮回当中,没出生死,这个不能叫,严格来讲这不叫往生,《何以笙箫默》的故事讲的是一个霸道总裁爱上杀父仇人的女孩,而且是爱上一辈子,所以的话它是有一点点区别,当改编成电影,我觉得比改编成电视剧好,它是好文字的力量

科技推荐阅读